达芬奇机器人单吻合口十二指肠回肠旁路联合袖状胃切除术治疗肥胖患者的安全性及学习曲线

来源 :中华胃肠外科杂志 | 被引量 : 0次 | 上传用户:
下载到本地 , 更方便阅读
声明 : 本文档内容版权归属内容提供方 , 如果您对本文有版权争议 , 可与客服联系进行内容授权或下架
全文阅读
目的

探讨达芬奇机器人单吻合口十二指肠回肠旁路联合袖状胃切除术(SADI-S)治疗肥胖患者的安全性及其学习曲线。

方法

采用描述性病例系列研究方法。回顾性分析2020年3月至2021年5月期间在吉林大学中日联谊医院接受达芬奇机器人SADI-S治疗的肥胖患者的临床资料。单纯肥胖者体质指数≥37.5 kg/m2或28 kg/m2

其他文献
足细胞位于肾小球基底膜外侧,其足突对维持正常肾小球滤过屏障的结构和功能起重要作用。足细胞细胞骨架包括中间丝、微管以及肌动蛋白。足细胞的肌动蛋白骨架紊乱在多种肾脏疾病中被广泛报道。本文就足细胞骨架蛋白的分类、功能、足细胞骨架调控通路及其潜在治疗靶点的研究进展进行综述。
光声成像(photoacousticimaging,PAI)是利用激光的热效应产生声波而成像的新型成像技术,其成像方式有较强的穿透力和安全性,能够动态成像且对血流灌注敏感,有可被应用于肾脏病诊断的潜力,尤其在急性肾损伤的诊疗方面。目前PAI在乳腺、甲状腺等器官中已有一些试验性的临床应用,但应用在肾脏成像的报道还比较少。本文将对PAI的历史与基本原理、PAI在AKI诊断中的应用进展以及未来PAI在肾脏病诊疗中的潜在应用展开综述。
慢性肾脏病(chronickidneydisease,CKD)已成为全球性的公共卫生问题。"肾脏病预后质量倡议(KidneyDiseaseOutcomeQualityInitiative,KDOQI)"和"改善全球肾脏病预后组织(KidneyDisease:ImprovingGlobalOutcomes,KDIGO)"工作组先后制定了CKD临床实践指南。为提高我国CKD防治水平,在参考国外指南基础上,结合中国特点,我们组织上海市肾脏病专家制定了《CKD筛查诊断及防治指南》,并于2017年发表。该指
心力衰竭(heartfailure)是透析(dialysis)患者的第二大心血管疾病。透析患者一旦合并心力衰竭,生存率显著下降。尽管国内外已颁布了多部普通人群心力衰竭相关的临床指南或专家共识,但由于透析患者肾功能极差甚至没有残余肾功能、慢性并发症多,加上血液透析(hemodialysis,HD)和腹膜透析(peritonealdialysis,PD)治疗本身的特殊性、可变性及局限性,使透析患者与普通人群在心力衰竭诊断、治疗及管理等方面均存在很大的不同。故而现有国内外指南和共识并不完全适用于透析人群,迫切需
腹腔镜近端胃切除术的应用越来越多。传统的食管残胃吻合方式会导致患者术后出现严重的反流性食管炎,影响患者生活质量。近年来,多种抗反流的腹腔镜下近端胃切除后消化道重建方式被应用到临床。笔者结合最新的临床研究结果以及自身的临床经验,对腹腔镜近端胃切除后消化道重建方式进行临床评价,重点讨论了食管胃吻合(食管胃后壁吻合、食管胃前壁吻合、管状残胃食管吻合、食管残胃侧壁吻合、双肌瓣吻合即Kamikawa吻合及改良的Kamikawa吻合等)和食管空肠吻合(间置空肠、间置空肠 储袋以及双通道吻合等),以供临床医生参考。当然
消化道重建是胃癌外科手术中的重要环节。消化道重建方式的选择与消化道重建新术式的应用是胃癌消化道重建领域研究中的重要议题。消化道重建方式的临床研究需通过科学的研究设计与实施,综合评估重建方式对外科安全性结局、远期生存结局、生活质量的近远期变化、内镜下黏膜变化以及术后患者营养状态等观察指标的影响。此外,卫生经济学指标分析也是消化道重建研究中需要考量的指标之一。依据患者个体化特征选择合适的消化道重建方式可能是今后消化道重建研究领域的重要方向。
在食管胃结合部腺癌(AEG)的外科治疗策略中,淋巴结清扫范围、手术入路选择、肿瘤切除范围及消化道重建等问题一直存在争议,尤其AEG术后消化道重建面临着诸多挑战。其消化道重建方式与切除范围相关。目前,全胃切除术后消化道重建方式有Roux-en-Y吻合、空肠间置法及其衍生术式,依据重建方式不同,可分为管型吻合、线型吻合以及手工吻合。近端胃切除术后抗反流消化道重建方式主要有食管胃吻合、间置空肠和双通道吻合3类,目前,国内较常用的重建方式为双通道吻合。笔者基于间置管状胃及重建胃角抗反流的理念,提出"Giraff
完全腹腔镜全胃切除术(TLTG)具有一定的技术难度,而更多的挑战体现在消化道重建环节。线型吻合器的使用,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消化道重建的难度,并有力推动了全胃切除术由腹腔镜辅助向完全腹腔镜的过渡。但在实施完全腹腔镜全胃切除术中,应用线型吻合器完成消化道重建仍有许多细节需要关注。笔者通过分享自身经验和教训并结合相关文献,对TLTG中应用线型吻合器完成消化道重建的诸多技术细节进行了剖析,包括与术野显露相关的技术细节、应用线型吻合器行食管空肠吻合术发生特有意外事件相关的技术细节、与腹内疝及Roux淤滞综合征相关的
随着胃上部癌发病率的上升和早期病例的增加,选择合适的胃切除消化道重建方式逐渐被大家重视。目前,手术的安全性问题已不再是外科医生们担忧的主要问题,手术关注点逐渐转变为患者术后的生活质量。胃上部癌手术方式包括全胃切除术(TG)和近端胃切除术(PG)。TG推荐的消化道重建方式为食管空肠Roux-en-Y吻合;经典PG术后的消化道重建方式是远端残胃与食管吻合,但为了解决其引起的食管反流,多年来进行了大量探索,出现了食管管状胃吻合、双肌瓣吻合(Kamikawa吻合术)、间置空肠以及双通道吻合等重建方式。而目前何为最
机器人胃癌根治术中的消化道重建目前仍具有手术难度大、技术要求高等问题,本文结合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胃外科的手术经验及国内外文献,围绕机器人远端胃癌根治术(BillrothⅠ式吻合、BillrothⅡ式吻合和Roux-en-Y式胃空肠吻合)、近端胃切除术后(双通道吻合和双肌瓣吻合)以及全胃切除术(Roux-en-Y吻合、功能性端对端吻合即FEEA、π式吻合、Overlap吻合及改良的延迟离断空肠的Overlap吻合即later-cutOverlap法)等相关问题进行了探讨。包括:(1)机器人胃癌根治术消